朋友抑郁了,我却帮不上忙
健康

朋友抑郁了,我却帮不上忙

2021年09月29日 22:04:03
来源:简单心理

问题:好朋友确诊抑郁症,我无法帮到她,感觉很愧疚。

好朋友确诊抑郁症快3年了,她一直表现得很乐观,也愿意积极寻求治疗。但也许是因为经济原因,她没能坚持做心理咨询,身体状况也并不好,吃药反应很大。我们在不同的城市读书。现在聊天就越来越少了,2/3的对话是她发起的, 她跟我说的大多是伤心事,我认真听,却忍不住会共情,甚至为她感到痛苦、忍不住流泪。

我应该做到了总是倾听、时常安慰、偶尔建议。但我却越来越逃避找她聊天。 我内心很拉扯,一方面觉得自己过得也一团糟,实在说不出太多安慰的话了,但另一方面我又唾弃自己.....觉得自己曾被她鼓励过爱护过,这时候“丢下”她,我很看不起自己。

我会在我爸妈面前强硬地维护她,跟别人科普抑郁症患者的身不由己,也还是认真听她每一次倾诉,安慰她。但,我做的应该远远不够吧。我能感觉到她也有了新的好朋友,也很少主动跟我说什么了.......

我该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呢?请老师给我一些建议吧。

咨询师:

从你的来信似乎 能体会到你的担忧、纠结,愧疚和无奈。

能看出,你真的很关心她,你也非常在意她。一方面,你很渴望能够真正帮助她摆脱抑郁症,你希望每一次在她因抑郁痛苦无助的时候,你永远都是她最坚强的友谊后盾。另一方面,你也常常会因此感觉到疲惫、无力和无奈,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或者说了很多做了很多,却收效甚微的时候,甚至不想面对她的时候,愧疚常常会侵袭你的内心,让你不自觉怀疑自己是否做得太少,而最终,当她渐渐不再依赖你的时候,你感觉有些失落和难过。

图 / Pinterest

不要苛责自己

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里,抑郁障碍其实有很多亚型,比如重性抑郁障碍、持续性抑郁障碍(恶劣心境)等。病程长短、程度轻重、疾病愈后也因人而异,不知道你的朋友具体是什么样的诊断。

不过我猜在你帮助她的这三年里,关于抑郁症的科普知识,你已经掌握了不少。 你也知道,抑郁障碍不仅仅是存有心结,遭遇压力、心态放平那么简单,它的产生有许多因素的综合影响。

诸如某些神经递质水平异常,某些脑区代谢活动异常等生物因素;与环境压力事件、早年创伤经历有关的社会因素;与敏感、完美主义等特质相关的人格因素;与负性核心信念,低自我评价、功能失调性假设等有关的认知因素;与奖励缺乏、回避和被动行为等有关的行为因素。

以认知因素为例,抑郁症患者的思维特点,常常与无能、无价值、无望相关。

研究表明,思维反刍通常会延长、加剧消极情感和抑郁症状。思维反刍指的是经历压力事件后,反复思考自身消极情绪或压力事件的原因、影响及结果。诸如,不断地想“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现在和未来,我什么都做不好,也做不了”等等。过分沉溺于消极思维中的当事人会失控,将自己孤立起来,如同陷入泥潭,无法自拔,久而久之又会强化自身的负面情绪,加重抑郁。他们同时常常会产生认知融合,即将想法和情绪当作事实的倾向并照字面上将其解释为真实的。

我想, 了解到抑郁的复杂性,你就会明白,作为身在异地的好朋友,你还只是个学生,你能做的其实非常有限。因此,不必因为在看到她没有明显好转的时候苛责自己做得不够。 大多数时候,由于抑郁的成因非常复杂,帮助抑郁患者康复对于专业的心理从业人员和医生也是不小的挑战。你作为她的朋友, 能够做到倾听、为她提供一定的情感支持,这已经非常可贵了。

图 / Pinterest

那么我能做的有什么?

首先,安顿好你自己的生活。 须知,先照顾好自己,才有余力照顾好别人,这不是自私,是负责任的表现。

其次,对好朋友及她的家人继续进行抑郁症的科普。 帮助她明晰,药物治疗+心理咨询/治疗是抑郁症的最佳治疗方式,如果症状加重,必要时还要接受住院治疗、电休克治疗等。遵医嘱,长程规范用药,定期复查,方能取得最佳疗效。简单心理上就有很多科普推文,也许用得上。

另外, 你可以尝试了解学校相关帮扶政策,如有可能,鼓励她去申请一些经济上的资助。 目前,国内各高校都已经普及免费心理咨询, 她可以去寻求专业援助,先稳定症状。来日若有余力,再寻求长程收费心理咨询, 用于解开心结和个人探索。

有时候,对方需要的可能仅仅是倾听,不一定是意见和建议。 你愿意耐心倾听,你能够坚定表达——你相信她,你在乎她,你愿意和她在一起。这本身就已经非常有价值了。 这些迹象都会和她脑子里哪些“我是没有价值的,我不被他人喜欢”的想法相抵抗,利于她进行建设性的思考。

假期的时候,如果你们有机会碰面,可以陪伴她去做一些建设性的活动,不强求,慢慢来,以她愿意尝试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