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洁的米饭
健康

纯洁的米饭

2019年07月20日 00:00:00
来源:广州日报

米饭十分具有可塑性,看旁人做牛奶米饭和巧克力米饭,我不得不慨叹米饭的千变万化。而我最爱的,就是一碗纯洁的米饭,嚼起来有稻香的味道。那是一种深入舌尖的清香,令我爱不释口,几乎舍不得配菜。幼时走亲戚,鱼汤鲜美,众人都争先恐后地往自己碗中的米饭上浇鱼汤,我只管执着地抱着那碗大米饭,泾渭分明地吃着鱼和米饭,一口鱼,一口米饭,各得其所,矢志不渝。

每逢吃蒸大米饭的日子,总是会吃得格外饱。原因无非是:搛一筷米饭,嗯,好香,太素了,于是再搛一筷蒜苗炒肉片,嗯,好香,有点咸。于是,再来一筷米饭,之后是止不住的循环,早已饱肚而意犹未尽。

童年里喜欢用酱油、芝麻香油拌大米饭来吃。两者调配适中后,能吃出像花生米似的味道,那是一股柔韧的香,带着悠悠的劲道。这是一道无食欲时救命的佳品,每逢没滋没味时,就来拌一碗大米饭。对于大米饭,一顿吃不完,下一顿炒来吃,大米饭炒鸡蛋,既家常又美味。若加了西红柿,西红柿大米饭炒鸡蛋,又是另一番风味了。自从在外婆家吃过西红柿大米饭炒鸡蛋,便入口难忘,时时炒来吃,又贪恋着没有西红柿时那单纯的大米饭炒鸡蛋的清香,于是每个等待炒大米饭的清晨,都成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烹饪选择。

还记得上大学时,在校门口的小吃店里吃蛋炒饭,循例都有胡萝卜。我一向不喜胡萝卜,于是特意要求千万记得去掉胡萝卜。对我来说,蛋炒饭就是人间美味,静静地坐在餐桌边,等待。店家在厨房一通忙活,送上一碗蛋炒饭,里面炒了一把韭菜,新鲜动人,绿意如诗,点缀出一碗温馨的蛋炒饭。

无数个春秋里,这是我最爱的一碗蛋炒饭,这是异乡求学时光里,陌生人给予的格外优待,对一个孩子挑食习惯的包容与体贴。

温暖人生,善意是一碗添了韭菜的蛋炒饭。 (黎武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