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坚强背后,都是指望不上别人的辛酸
健康

每个坚强背后,都是指望不上别人的辛酸

2019年09月11日 16:27:06
来源:壹心理

01

新月是因为情感问题找到我的。

用社会标准评价,新月是不折不扣的“女强人”:她自己创办的公司旗下五百多人,在当地是知名的女企业家,也是几个协会合伙创始人,无论是收入还是地位都属于上流阶层,豪车别墅更不在话下。

她身材娇小,目光锐利,衣着谈吐透露着某种骄傲,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我对自己要求很高,工作从来就没有过不去的困境。” “可是”,她的眼神一下黯淡了不少,“我在感情的道路上却一路泥泞,一直不顺。”已过不惑之年的新月离婚已五年,独自带着上高中的女儿,这五年间她谈过4段恋情,每次都以对方离开告终,“我不知道是否还能继续,现在觉得没必要非得找个男人。”

每谈到感情,新月的眼神总是望着窗外,沉默许久。一起工作几个月后,我有种感受越来越明显,我觉得新月并不需要我,她每次谈话都有自己的思路,对困惑也有着自己的分析,她学心理学已经七年,还拿到了博士学位。每次我只能等她问我“你怎么看”的时候才可以说话,但我表达看法后,新月总会反驳,理由充分又合理,继而提出自己的观点,分析得头头是道。我觉察到自己正在渐渐失去耐心,在她面前,我竟有些惭愧,她每次坚持咨询,开始、过程、结束都是自己把握,就算迟到也会有很好的剖析,而那些话正是我想说的,我感到自己除了坐在那里,没什么作用。有一天,临近结束,我问了她一个问题:“那些男人,她们离开你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她瞪大眼睛看着我,半晌才说道:“就知道你会问这个。”接着抛下一句话:“和你差不多吧。”继而转身离开。

我们心知肚明,在新月感情经历中的男士,感受的确和我一样:觉得她遥远、强势、独立,自己在她面前很弱小,存在感很低。即便我是专业人员,也会被她这样的强大气场所压制,何况她那些前任男朋友呢。若把我所有女性来访者划分类别,看起来“坚强、独立、优秀”的占据着相当高的比重。她们容貌姣好、事业有成、聪明能干、学历高,谁也不会想到在她们坚强的背后,隐藏了多少辛酸,掩盖了多少脆弱。现实中像新月这样的女性大有人在,她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坚强独立,在关系中或强势或疏远,不会轻易袒露真实情感。这样的个性导致对方不明就里,认为她们自私、高冷、回避,时间久了就会产生误会,导致矛盾和冲突不断。

02

事实上,大多外表坚强独立的“女强人”,内心都是缺乏安全感的。

我们总说安全感安全感,可安全感究竟是什么呢?从普遍心理学角度而言,安全感至少包含了两个基本因素:确定感和可控性。确定感”指的是内心的笃定、踏实、明确。你觉得孩子或爱人喜欢你吗?你的内心十分笃定:是的,他一定是爱我的!而不需要各种怀疑和自我反思。你觉得能处理好和同事的关系吗?你同样也十分确定。可控性”指的是对危险、未知、环境、关系的把握度。你认为你能完成这个任务吗?你很有把握,知道一切都在你的预想之中,没有问题。面对爱人出轨,你能做出正确选择吗?尽管你很伤心愤怒委屈,但你总会综合各种因素,做出对你最有帮助的决策。这就说明你的可控指数很高,可控性越高,人就越不焦虑。确认感和可控性是自信的前提条件,这两个指标越高,说明这个人的安全感越高,反之亦然。安全感与外界无关,和内心相连。

当一个人安全感没问题时,即使面对糟糕的关系环境,依然可以摆脱困境,找回自我。当安全感不足,就算环境和关系是稳定的,在其内心却是惊涛骇浪,惴惴不安。就像正在湖南卫视热播的《我家小两口》中的小戚一样,尽管新婚不久,老公也很关心她,经济条件也没问题,但她总觉得安全感不足。为增强确定感,她会反复追问:“老公,你爱我吗?”“老公,你还会爱我吗?”“老公,你今晚几点回来?”“你不会不理我了吧?”只有得到老公肯定的回复,才会心安。相比较而言,这样的过度依赖至少能够表达真实脆弱,比这个更加隐晦的安全感不足,则是看起来的“坚强和独立”。《我家小两口》中的若溪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她和苏明玉一样,对于依赖更加忐忑和谨慎,最大的恐慌是失去工作。为了养孩子,若溪不得不暂时隐退,这对于自称“极度没有安全感”的若溪来说,更加重了失控感。她是那种亲力亲为的独立女性,甚至连婚礼所有细节都是自己全盘策划,老公严宽只负责“执行”罢了。唯一让我有安全感的就是尽快工作,我不能再失去自我了”,若溪如是说。

03

女强人”之所以把工作看得如此重要,是因为在关系中没法安心指望别人。安全感虽然和外界无关,但最初的建立却是通过外部养育环境和养育者的人格来决定的。

坚强独立的女性,往往有着“指望不上”或者“过度承担”的早年。一个孩子面对危险首先不是自己承担,而是给母亲发出信号,当这种信号屡次被拒,他才由悲伤转向绝望,才不得不一个人面对危险,变得乖巧、独立、懂事、勇敢。更有甚者,妈妈(泛指一切养育者)不但不能给予照料,还比孩子更需要照料,要么卧病在床,要么以泪洗面,此时,孩子不但要面对危险,还要照料妈妈的情绪,这就是过度承担。而此时若强化了这个“承担”,坚强独立就会成为这个孩子人格的一部分。

所谓的强化就是,当孩子独自面对危险、照顾妈妈时,屡次被褒奖、被赞美,比如“你真懂事”“你好乖”“你这么勇敢妈妈好爱你”“你如此坚强全家都喜欢你”,诸如此类。为了“迎合”、为了得到更多的“被爱、被褒奖”,孩子一定会慢慢忘记悲伤、委屈、失望,取而代之的是坚强勇敢的“假自我”。假自我”是著名心理学家温尼科特的重要概念,指的是“被修饰过的自我”。这个“假自我”的重要功能就是象征性地承担了母亲“照顾”的功能,它能够让孩子适应环境,隐藏“真自我”,因为真实的自我是不被接受的。对于一个指望不上父母的孩子,一个避开真实恐惧的孩子来说,“坚强独立”就是最好的“假自我”。

就像我的来访新月,她是家里的老大,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父亲常年在外工作,妈妈身体不好,打针吃药躺在床上是生活常态,有几年妈妈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常年走不出家门。新月从小学二年级就承担起了“父母的职责”,照顾妈妈和弟弟妹妹,更是他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学习从来都是第一名,用她自己的话说:“那是我逃离家庭唯一的途径”。常年的照料让新月变得越发隐忍,从不显露自己的情绪,“我们家后面有个小湖,实在受不了,我会去那里大哭一场”,说完新月去了洗手间。我静静坐在沙发上,阵阵心酸,新月出来后眼睛红肿,那是这个坚强的女人唯一一次落泪,而且,还是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小时候,几乎所有认识新月的邻居、亲戚、老师都夸她特别懂事、特别坚强,“有你们家的大女儿真是福分啊!”每当人们这样说,妈妈总一边摸着新月的头一边露出自豪的笑容。“我特别讨厌我妈那个样子!”新月幽幽地说道。

04

自古以来,“坚强、勇敢、独立”就是人们歌颂的品质,这是被社会所认可的。

互联网极大加速了生活节奏,只看结果让亲密变得肤浅,交往的表面化让“看起来还不错”误以为是真的幸福。新月这样的女强人,很多人只是看到她们的优越,却少有人看到其内在的、脆弱的“真自我”。而她们独立的性格又强化了别人对她的认知,这也是女强人很难找到可依靠之人的原因,很少有男性愿意和比自己有能力的女汉子交往。内在缺乏安全感,让她们信任一个人非常困难。因为靠近就意味着敞开自己,就很容易暴露隐藏的“真自我”,而真实的自我是柔软的、脆弱的、敏感的。而暴露本身就意味着伤害,她们曾经在早年已品尝过无数次这种滋味了。因此,没有十足把握,没人肯冒如此大的风险。对女强人来说,“依赖别人”是可耻的。

因为曾经想去依赖父母、依赖爱人的时候被伤害过,所谓的伤害就是漠视、打压甚至取笑,不但指望不上,更多了一份羞耻感。而唯一可以让自己增强安全感的方法,就是指望自己。指望自己的最佳途径,就是增加安全的筹码。这样的筹码最有效的就是经济独立,赚更多的钱,获取更多的地位,博取更高的学历,赶超男性,如此才觉得安全。学历和金钱没有情感,她们不会伤害自己,相反,它们会让自己获得更多关注认可,这就是确认感和掌控力,这就是安全。

05

矛盾的是,她们内心是渴望被温柔对待、渴望被爱的。人只有真正得到过爱,才能放下对爱的执念,否则就是逃避。对从小没有被充分爱过的女强人而言,她们是对爱充满渴望的小女孩。

所以,在和新月后面的工作中,我一直保持开放的心态,允许她表达所有爱恨情仇,允许她对我的驳斥和“强势”,接纳她内心一直压抑的委屈和愤怒。我知道,只有让她重新当一回孩子,让她慢慢体验不需要承担我任何情绪,也不用为我任何感受负什么责任,让她内心压抑的女孩浮出水面,才能产生真正的关系,而不是强大的功能性的关系。

所以,假若你是这样的人,首先要认识到:独立是对自己的保护。

它就像你内在的母亲,起到了现实中父母没办法给予你的照料,要感恩这些年的坚强,正是因为这个替代的“母亲”让你不断获得安全感。

其次,更要看到内在自我的辛酸。

许多心理学课程让我们拥抱自己“内在小孩”是有道理的,她才是你真正需要照顾的对象,需要被看到和关注的真实。你可能在岁月打拼中习惯了一个人扛,也习惯不去依赖任何人,假装没问题,还习得了照顾别人的情绪,习惯了努力与优秀,并为此消耗着能量。但要在内耗时停下来审视自己,在痛苦时可以什么都不做。记住,是否被爱和是否优秀无关,要接纳自己的普通,关心自己的情绪。

更重要的,要敢于去依赖一个人、一段关系。

真正的强大恰恰是学会了依赖,关系里的伤害最终要在关系中被滋养,这和坚强独立并不冲突。可以这样说,有能力依赖别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