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现场 | 今天,我们在国家医保谈判会场外…
健康

第一现场 | 今天,我们在国家医保谈判会场外…

2019年11月12日 21:50:22
来源:赛柏蓝新媒体

11月12日,双11购物狂欢落幕的第一天,一场关乎国民的谈判也在悄然进行——为期三天的医保目录谈判已经进行到了第二天,不断有消息传来此次谈判”惨烈“。

明天,所有谈判将正式结束,已经结束谈判的药企像完成了一场漫长的战役,而即将奔赴博弈场的药企谈判人员今夜或将难以安眠。

医保谈判行至半场

今日(12日),赛柏蓝来到国家医保谈判现场,大门外,是焦灼等待谈判结果的人群。

(图片来源:赛柏蓝)

据赛柏蓝在现场获悉,参与医保目录准入谈判的药企均事先被规定了谈判的序列,而“时间安排很死”——有药企向赛柏蓝表示。

直到下午四点前后,仍有药企谈判人员开车进入酒店(谈判会场)进行谈判工作——赛柏蓝注意到,一位坐在黑色轿车驾驶座的西装革履的男士对安保人员说,“上午来过,已经提前报了车牌号”。

从现场等待的人群处,赛柏蓝得知,至少罗氏、AZ、拜耳、正大天晴、丽珠等企业均参与了今天的医保谈判。

在担忧情绪的驱使下,有在外等待的人向进入谈判会场的同事发微信询问谈判结果,但没有获得回应——他们在交谈中猜测,“在会场的同事,应该像参加考试一样被要求上交了手机”。

尽管不时有谈判结束的药企走出会场,但等待的人群所能获得的信息仍旧极其有限。

对于谈判结果,医保局可能是对药企提了暂时不对外公布的要求,在会场外的人猜测到。

谈判现场是位于国家医保局附近的一处酒店,虽然除了谈判的工作人员,其他人也不时出入,但是在门口等出了经验的药企人员说道,是不是参与谈判的,一眼便能看出来。

场内的乐观主义

而另一边,走出谈判会场的药企则显得十分谨慎,面对上去追问的其他同行,他们多微笑应对,不愿过多回应。不过,不难看出有的企业代表难掩笑意。

据赛柏蓝在现场了解,11月12日上下午的谈判,罗氏均有参与。负责此次罗氏药品谈判的是三位女士,走出谈判会场后,她们低声交谈,不时说笑,委婉拒绝了过多的回应。

天色微微向晚,一家外企的三五个谈判代表从缓缓拉开的闸门处向外去,其中还出现了外籍面孔,他一身风衣,手里拿着一本资料,同行的一位女士,面对人群关于情况是否乐观的询问,说了一句,“我们是乐观主义”。

时间到了下午5点,一行6个人走出谈判现场,拿着文件的一位男士走在了最前面,和后面的5个人拉开了一小节距离,从他凝重的面色可以看到,结果可能并不乐观,在外围观望的众药企同行,见状也没有上前询问。

(图片来源:赛柏蓝)

罗氏的8位女士出来之后,在谈判现场有一个短暂的合影,有不少人在给她们拍照留念,随后她们便在招呼声中离去。

再晚些时候,正大天晴的三位代表走出了会场,据现场人士判断,他们大概是今天的第十组 。

场外的热火朝天

面对外企和国内药企不同的表现,有在现场的人总结到,“外企的一出来,网约车已经约好了,而国内药企则往往是自家坐骑在外等待。

比如,丽珠医药,来到谈判现场的就人数众多,一辆中巴车早早在外等待,面对背着手微笑走来的丽珠谈判代表,门口等待的同事连忙问道,结果怎么样?从他们开心的先后上车似乎可以判断,谈判结果非常乐观, 据围观人群说,在车上的同事,还向凯旋归来的谈判代表送上了鲜花。

天色已经蒙蒙发黑,马路上行车匆匆,初冬的北京寒意不小,但是在门口等待的人群,仍在不时进行热火朝天的讨论。

在讨论的同时,他们多数人也非常谨慎,对于稍多的陌生询问,非常警觉,只有三五个看起来比较外向的人说得稍多一点,有的在说最近火热的4+7政策,有的在分析企业之间合作谈判的策略。

17时34分,有在现场的人士说,罗氏和AZ已经谈判结束,先行离开。

在等待已经有了倦意的时候,三位企业代表从谈判现场走出,其中一位女士说道,大家都不容易,其间还有药企同事互相问好。

无论是“都不容易”,还是“都还好吧”,简单的一句话似乎带出了医药同道之间的暖意,在政策的洪流下,药企确实在同呼吸共命运,他们见证黄金年代,也迎来变革时刻。

截至赛柏蓝发稿,虽然业内已经传出了这样或那样的信息,但是最终的一锤定音仍旧有待官方结果的公布。

赛柏蓝在离开现场前注意到,有不少从谈判内场出来的药企人员都拉着行李箱,难掩仆仆风尘,逐渐消失在北京初冬的暮色中。明天,又是新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