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社交困境 认识的人多,交往的人少
健康

现代社交困境 认识的人多,交往的人少

2019年12月09日 00:00:00
来源:广州日报

人类为什么会坠入爱河?为什么坠入爱河之后会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爱情、亲情、友情的本质区别是什么?亲密关系的真正来源是什么?互联网极大地增强了人与人之间的连接,但为何我们“认识”的人多了,“交往”的人却少了?如何成就社群中最关键的核心关系?……带着这些问题来读人类学经典著作《最好的亲密关系》,将会让你重新认识亲密关系,在现代生活中找到通往幸福之路。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孙珺(除署名外)

互联网提供新方式,并未改变社交本质

《最好的亲密关系》是“邓巴数”的提出者、牛津大学进化人类学家罗宾·邓巴的经典著作。

什么是“邓巴数”?“邓巴数”是指人类智力允许人类拥有稳定社交网络的人数是150人。邓巴数理论被认为是诸多人力资源管理及社交网络服务的基础。

《最好的亲密关系》是邓巴教授“深度理解社群”四部曲之一,同系列其他书有《人类的算法》《社群的进化》《大局观从何而来》。而在本书里,邓巴教授从进化学、生物学、心理学、社会学4大方面解读亲密关系的本质,揭秘如何成就、维系以及发展社群中最关键的核心关系。他提出:互联网虽然提供了新的社交方式,但并没有改变社交的本质。人类本质上而言是一种关系的生物,只有深入理解这一点,我们才能在纷繁复杂的现代社会里过上幸福、自足的生活。

社交关系是人类天生的行为偏好

现代人普遍有个困惑是:互联网极大地增强了人与人之间的连接,但事实是,虽然我们“认识”的人多了,“交往”的人却不多甚至更少了。毕竟,简单的点头并不能解决人类之间的社交问题,何况是虚幻的网络?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心理学系主任彭凯平教授认为,除了拥有语言和心智这两大独特的能力,人类还是一种具有高群体意识的物种,所以社交关系是人类天生的行为偏好,社群则是人类不断进化的必然产物。

《最好的亲密关系》以及同系列的“深度理解社群”四部曲是从社群的底层逻辑——“人”开始讲起的,既透视人类卓尔不群的特质,又解答如下问题:如何建立亲密、稳定的社会关系?社群该如何进化?小规模社群如何迁移至无限连接的互联网社会?这本书,为我们搭建起一个认知关系、认知社群的思想体系:了解社群,才能更了解人类自己。

精彩书摘

注意力法则,我的眼里只有你

在坠入爱河的时候,人们所有的注意力会全部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而忽视其他人。关于这个问题,有一个持续了很久的争议:究竟是这段恋情让你对其他异性不再感兴趣(偏转假设),还是仅仅因为你疲于把好的方面展现给你的新欢,因而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关注其他人(注意力假设)?这两种观点看上去没有什么大的不同,但背后的心理学动机却甚为迥异。偏转假设是指你失去了任何让你对他人感兴趣的动机,而在注意力假设中,一些特殊情况的出现可能会使你的注意力转移到新的对象身上,从而抛弃之前的伴侣。从功用上来说,第一种假设强调,有一种心理学机制让你主动抑制了被其他人吸引的可能性,而第二种没有。

通常来讲,人们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异性吸引。相比于同性,我们在天性上会更加关注异性。几年前,我和学生在伦敦大学和附近的公园及公共花园里做了一系列社会行为观察研究。我们致力于验证4 种可能会解释为什么人们经常环视周围环境的假说:第一,查看有没有捕食者(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有攻击或抢劫你的人);第二,查看有没有碰到朋友;第三,查看有没有可能会成为伴侣的人;第四,查看是否有可能把你的伴侣抢走的竞争对手出现。结果证明,第三种假说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人们对于个体的性别是非常敏感的,经常会在接近的人还没有完全靠近时就能辨别出他们的性别。人类的余光似乎具有辨别细微性别特征的极佳能力。

处于亲密关系中的人们会花费更少的时间来观察具有吸引力的异性,而且他们更倾向于认为这些异性的吸引力更低。在一个设计相当巧妙的研究中,乔恩·马内尔和他的同事在计算机上向被试者展示了一些照片,照片大体可分为三类:吸引人的、相貌平平的和可辨别出为异性的人物照,然后要求被试者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屏幕的其他部分。相比于单身的人,那些处于恋爱状态的人会更快地将注意力从具有吸引力的异性照片上移走,而在面对长相一般的异性和同性的照片时,恋爱中的人和单身的人没有明显的差异。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在亲密关系中,人们似乎会排斥有实力的竞争者,会主动将具有吸引力的人降级至吸引力一般的人。

换句话说,处于一段亲密关系中的确会让你远离竞争对手,而不是让你对爱的对象极度痴迷,你只是忘了对其他人感兴趣。

我们真正所处的社会网络很小

学习社交暗示的微妙之处正是你在年轻时不要太沉迷于互联网的原因。但是网络悲观主义者仍有一些质疑。其中一个事实是,按照经济学家的观点,时间是缺乏弹性的。你不能压缩它,以便更有效地使用它,这在如何维持关系的背景下就变得非常重要了。友谊的质量取决于我们实际花在与朋友互动上的时间。做得越多,我们就会在关注这个人上越投入情感。我们花在互联网上的时间是从与家人和朋友面对面交流的时间中挤占出来的。这似乎是最关键的一点,尤其是对男性而言。

我们在对手机使用的纵向研究中发现,在孩子们离开家后,他们花在面对面交流上的时间会减少,他们的朋友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减少。但对样本中的女孩而言,关键的是在一起交谈的时间。

在数字世界里,如果你不去和朋友聚在一起进行面对面的交谈,那么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这种关系从我们通常能管理的150份关系中滑向深渊。

尽管网络乐观主义者主张互联网提供了扩大社交视野的机会以及接触全球数以万计的网络用户的可能性,但是我们的在线社交网络正变得越来越接近日常的、真实的关系。

在我们抽样调查的18 岁的青少年中,有3个人在18个月的时间里平均每天发送超过 100 条 短信,大概他们也收到了同样数量的回复,这意味着他们在18个月内发送和接收的短信超过了108000条!但真正令人感到惊讶的是, 其他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人们有85%的短信只发给了两个人:最好的男性朋友和最好的女性朋友。我们真正所处的社会网络很小,出于这个原因,一些新的社交网站限制了用户可以拥有的朋友数量,他们的目的是创造一种更亲密的感觉,从而让你感受到与你共享照片和个人信息的人之间隐含的信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