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利息”
健康

爱情的“利息”

2019年12月09日 00:00:00

我爱观察老人的爱情。婚姻动不动超过30年、40年的一对,如果你是当年沿街追着路人问“你幸福吗”的年轻记者,问其中一方:“你爱老伴吗?”对方可能一愣,惊讶于你怎么提这样低级的问题,下一个问题会不会是:“您每天需要睡觉、吃饭吗?”资历足够深厚的中国夫妻,践行“包子馅不在褶儿上”的哲学久了,把爱情融入生命的全程,日常的所有细节,无意中忽略了总其成的形而上学。

普通日子,一切都习惯成自然。早上,赖床的是老太太,老头子6时起床,到外面溜达,听鸟叫去。一个小时后他回到家,餐桌前落座,热乎乎的麦片粥端上来,咖啡的温度、烤面包的成色,都有一定之规。吃完,各自读报。如果看到有趣的、新奇的、有争论必要的标题,两人会交谈,否则,起床以后,不必发一语。然后,老太太出门买菜,如果是周末,会在上超市前去社区的康乐中心跳舞,定期学习瑜伽。午后,老先生在沙发上小坐,困了便躺下,一个小时后醒来,身上总盖上一张软和的毛毯。

他们都知道,拌嘴比年轻时候多,老了火气反而大起来,不知道原因何在。好在都明白没什么大不了,孩子都已成家,搬走,后辈什么事都不劳动他们。吵的名堂都是极小的,如电视机的声音太大、手机不知放哪里、阳台的兰花忘记浇水。较为严重的分歧在接待朋友方面,老先生要在家开火锅,老太太不愿意,为的是太多碗碟洗不赢。老头子说我来洗好了,她不愿意,理由是他把厨房搅得满地水渍,害她费三倍时间清理。

吵架,不理睬,晚上在双人床,背对背。明天起来就忘记了。老来光阴消逝越来越快,转眼间,孙儿女上小学了,满月那天被祖父母抱着照相,老人家差点坐不稳,因为太高兴的缘故,这一幕,仿佛发生在昨天。他们突然觉得,走路不大得劲,思量买拐杖。他们都没有提及爱,都认为一天到晚说“我爱你”,是外国人的过火行为。他们连爱这概念也淡泊得很,习惯已够他们安心。

原来,他们只在使用以青年时热烈的恋爱,中年的同甘共苦存下的本金所产生的“利息”。如果不出现以下的状况:一方移情别恋被发现,面临婚姻存亡的抉择;一方遭遇意外或生绝症,生命出现危机。他们就这样维持下去,直到命运摊牌的一天。

人生至此,不必牵手的配偶,以地底下不可见的根连接着。他们的姻缘,好就好在极度的平凡,因平凡而无人干扰、掺和、搅局,直到生命的终点,才豁然明白,爱情的本金和利息都花在整个美好的人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