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津药业扣非连亏股价蹊跷涨1.9倍 樊献俄再现高位减持或套现2.5亿
健康

龙津药业扣非连亏股价蹊跷涨1.9倍 樊献俄再现高位减持或套现2.5亿

2022年01月13日 09:05:39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股价离奇大涨,大股东及实控人高位套现,樊献俄试图复制两年前的割韭菜模式。

今年1月12日,二级市场上,龙津药业(002750.SZ)再度强势涨停。

这已是去年12月22日以来的15个交易日内,龙津药业收出的第十二个涨停板。在这期间,公司股价从7.53元/股飙涨至21.90元/股,累计涨幅接近2倍。

今年1月7日晚间,股价涨至高位后,龙津药业披露,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计划大手笔减持,预计套现约2.5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类似的故事在两年前也曾上演。2019年3月,龙津药业收11个涨停,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也抛出了减持计划,并顺利完成套现计划。

类似的情形再现,股价莫名大增,龙津药业股价是否存在被人为操纵情形?

与股价大幅异动相关的是,龙津药业的基本面不足以支撑股价上涨。2019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主营业务持续亏损。

主业续亏股价蹊跷大涨

被市场列入妖股行列的龙津药业再度表现出“妖气十足”特征。

1月12日早盘,龙津药业小幅高开,迅速拉升,9时37分,涨幅达9.24%。经过16分钟高位整理后,9时53分封住涨停,到下午全天交易结束,依旧封在涨停板,股价为21.90元/股,涨幅为9.99%。

前一个交易日,龙津药业也是以涨停报收。

k线图显示,去年2月至12月17日,龙津药业的股价总体上处于躺平状态,且长期表现为小幅下行趋势,去年10月28日,下探至6.79元/股。12月20日,股价开始攀升。当日,上涨2.46%,收报7.50元/股,21日,股价波动,最终微涨0.40%。

本轮行情正式启动于12月22日,当日早盘,其股价平开,9时42分股价启动,瞬间封住涨停,直至下午收盘,仍牢牢封住涨停。

紧接着,龙津药业的股价持续强势,从去年12月23日到今年1月5日的9个交易日,连收9个涨停板。

在此期间,龙津药业连发三份股票异常波动公告,称公司近期经营情况正常,内外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目前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关于公司的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也不存在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近期公共传媒没有报道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未公开重大信息。

1月6日,龙津药业因为大股东及实控人披露减持计划,股价一度跌停,但在午后被巨量资金撬开,快速拉升翻红,尾盘有所回落,最终收涨0.36%。1月7日,股价低位震荡,尾盘封死跌停。1月10日,股价大幅波动,最后收涨2.72%。1月11日、12日,则是连续涨停。

从去年12月22日到今年1月12日的15个交易日,龙津药业股价不是涨停就是跌停(含盘中),合计收出了12个涨停板,股价从7.53元/股涨至21.90元/股,累计涨幅约为190.84%。

龙津药业股价在短时间如此飙涨,是否有重大利好?从目前公开的信息看,答案是否定的。不仅如此,公司基本面还有点糟糕。

经营业绩数据显示,2016年,龙津药业实现营业收入2.24亿元,同比增长23.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0.91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0.5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7.30%、7.48%。2017年至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4亿元、3.36亿元、2.75亿元、2.54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36.14%、10.36%、-18.06%、-7.72%。对应的净利润为0.35亿元、0.14亿元、-0.23亿元、0.12亿元,同比变动-61.38%、-60.55%、-266.60%、151.12%。这四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呈现下滑趋势,其中,2019年,公司还出现亏损。同期,公司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19亿元、0.03亿元、-0.40亿元、-0.03亿元,持续下滑连续亏损。

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94亿元,同比增长261.23%,但净利润只有0.07亿元,而扣非净利润为-28.13万元,仍然为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2年,龙津药业的净利润就曾达到1亿元。从这些数据看,公司业绩较为惨淡,盈利能力明显下降。

大股东复制“割韭菜”模式

龙津药业股价莫名大涨后,大股东开始计划“割韭菜”了。

今年1月6日晚间,龙津药业披露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股份减持计划。具体为,控股股东昆明群星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群星投资”)计划自2022年1月28日至2022 年7月27日(减持计划期间为六个月,交易禁止的日期除外)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400.50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1%),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801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20%,任意连续90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合计减持不超过1201.50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3%)。公司实际控制人樊献俄拟减持的股份不超过77.54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0.19%。

如果上述减持计划顺利实施,且减持股份数量达到上限,那么,以1月11日收盘价19.91元/股计算,樊献俄及群星投资将合计套现2.54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同样的剧情,龙津药业曾在2019年上半年上演。

2019年初,A股市场上,工业大麻概念火热,龙津药业也蹭了一下工业大麻概念。公司原本主营以灯盏草为原料的中药注射剂产品,在工业大麻火热之时,公司顺利参与进去,增资云南牧亚,后者主要从事工业大麻种植。于是乎,龙津药业贴上了工业大麻概念的标签,股价飞涨。

2019年2月22日,龙津药业股价最低为6.05元/股,当日上涨3.12%,次日涨幅为5.10%,随后一路攀升。2月28日至3月15日,收出10个涨停,到2019年4月12日,股价最高达23.52元/股,较当年2月22日的低点上涨约288.76%。

股价大涨之后,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纷纷减持套现。

2019年3月15日,龙津药业披露,群星投资及樊献俄拟合计减持400.50万股,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1%。到当年7月,减持期限届满,二者合计减持365.7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1%,合计套现4456万元。

此外,股东惠鑫盛股份、立兴实业也分别减持套现1256万元、2636万元。

2019年下半年,A股市场上,工业大麻概念二次被炒,龙津药业股价再度上涨,大股东群星投资再次趁机减持。截至2019年12月23日,此次减持,群星投资0.69亿元。

据此,仅在2019年,樊献俄及群星投资就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套现超过亿元。

此后,龙津药业股价大幅下跌,2020年10月,股价回落至8元下方,跌幅接近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