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青平】“食疗”热,催生张悟本
健康

【杨青平】“食疗”热,催生张悟本

2017年08月25日 07:58:00
来源:临床营养网

原标题:【杨青平】“食疗”热,催生张悟本

“食疗”热,催生张悟本

文章来源:杨青平新浪博客

已授权《中国临床营养网》转载

张悟本神话破灭了。往前看,需要规范营养师这个行当。往后看,需要反思:为什么那么多人被他忽悠?因为有推手,比如书商,比如出版社,比如电视台,他们都是看得见的推手。其实还有看不见的推手,那便是人们至今仍然深信不疑的被无数人曲解的中医“食疗”理论。

人们因食品极大丰富而追求养生,因为养生而追求“食疗”。在古代,“食疗”也叫“食治”,载于中医典籍。对“食疗”作出曲解的人为了让人们相信,都要引经据典,那么,就让我们来一次正本清源吧。


曲解者常引用东汉张仲景《伤寒论》的一条记载。说,病人喝了桂枝汤,一会儿再喝热稀饭一升,以助药力。这里桂枝汤是药,热稀饭是食。明明白白是“助药力”,却偏要说成是“食疗”的依据。我们感冒了,医生嘱咐多喝热水,难道就是“水疗”吗?

曲解者最推崇唐代孙思邈,他的《千金要方》卷二十六,万余字说的都是“食疗”,远远超过张仲景的论述。我读了三遍,终于理解。原来,孙思邈是要人们正确选择食物,因为食物是安身之本。但是食物也有成败,应选择益于健康者而食之,过量则损于人。比如奶酪,使人肌体润泽,但多食则胀泄。可见,他对食物的作用也是辨证的。他同时强调“食疗不愈,然后命药”,这是说食物不能取代药物。他开列的数十种可用于“食疗”的食物,其中大多也是药物,比如槟榔、杏仁、薏仁、鲫鱼等。现在关键在于“食疗”的“疗”怎么理解。曲解者认为“食疗”就是用食物单独治病,而孙思邈的原意应是预防疾病和辅助治疗。

曲解者更以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为据,把食物当药物。《本草纲目》比《千金要方》更进一步,几乎把所有食物都归为药物。如:大米、玉米、大麦、小麦、大豆、红薯,桃、李,芹菜、菠菜、黄瓜,猪、牛、羊、麻雀、乌鸦、鸽子……关于《本草纲目》,人们崇信有加,其实,我们平时知道的都是它的精华部分,它还有平淡的部分,如把大米、小麦当药物。它更有糟粕部分,如把白瓷、古砖、梁上灰尘,露水、霜,屎壳郎球、蝼蛄、蛔虫、人屎、人尿也当做药物。由于历史的局限性、科学的局限性,古人确实是这样认为的,但是今人不能盲从。幸亏,还没有人吃屎治病。


通过正本清源,我们一定要认识到,古人说的“食疗”、“食治”,原意就是预防疾病和辅助治疗。是曲解者误导那些热衷于养生而又缺乏医学常识、生物学常识、生命科学常识的中老年 人从字面上来理解这两个字,从而相信食物可以单独治病。近几年,这种断章取义的、片面的、错误的“食疗”理论逐年升温,终于催生出张悟本。如果对这种错误的理论不加以拨乱反正,以后还会催生出李悟本、王悟本……“食疗”理论的拨乱反正需要从两个方面进行:。

一、针对古人的历史局限性。这方面的名家名言很多,就按毛主席说的吧。毛主席说:“中医宝贵的经验必须加以继承和发扬,对其不合理的部分要去掉。”把食物当药物就属于不合理的部分。在现代药典中,有几千种中药材,其中有几十种也是食物,如百合、姜、杏仁等,这才叫“药食同源”。除此之外的食物,都不能算作药物,并非所有的药物和食物都“同源”。


二、针对古人的科学局限性。从现代科学上讲,人体必需的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也就是淀粉和糖类)、维生素、矿物质、水等六大类营养素,分别存在于不同的食物中。现代科学也分析出中药材之所以治病,是因为富含:或萜类化合物,或芳香化合物,或甾体化合物,或酚类化合物,或醌类化合物,或酮类化合物等,而食物含这些高分子化合物微乎其微,所以不是药物。


此外,民间还有大量的谚语也不能作为“食疗”理论的依据。如: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医生开药方。谚语有夸张的一面,别把棒槌当针。


说“食疗”,想起台湾已故女作家三毛在撒哈拉大沙漠“行医”的故事。她掏钱买羊,炖了给黑人喝汤,治好了一个又一个奄奄一息的人。这真可谓“食疗”。原来,那病都是饿的,营养极度缺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