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囤积数亿剂疫苗被批:正是华盛顿的自私,加剧了其他国家的困境
健康

美国将囤积数亿剂疫苗被批:正是华盛顿的自私,加剧了其他国家的困境

2021年04月29日 06:00:46
来源:环球网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 冷舒眉 胡雨薇 李司坤】新冠肺炎疫情失控带来的“人间炼狱”般惨景,让印度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近日,在舆论压力下,美国政府终于松口,表示将与他国分享约60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阿斯利康疫苗尚未在美国获批使用,而且美国人可能也不需要接种这款疫苗,因此美国无疑是在“囤积”疫苗。此外,根据美国杜克大学本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到今年7月底,美国将获得3亿剂或更多超购疫苗。换言之,在一些国家几乎没有疫苗可用时,却有3亿剂躺在美国的仓库中。给全球抗疫带来阻碍的不只是“囤积”。由于美国两届政府都坚持“美国优先”,从疫苗原料出口禁令,到在全球拥有工厂或代工厂的美国企业优先处理美国政府的订单,在很多人看来,正是华盛顿的自私,加剧了疫情中印度及其他国家的困境。

“除了短期需求,我们将会剩余几亿剂”

在全球已经开展大规模接种的至少8款新冠疫苗中,由美国企业主导的疫苗就包括辉瑞、莫德纳和强生三种,诺瓦瓦克斯公司开发的重组蛋白疫苗也有望于下月获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紧急使用。这些公司几乎都是特朗普政府时期开始的“曲速行动”的参与者。

美国艾奥瓦大学微生物学与免疫学教授斯坦利·珀尔曼27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当前有能力生产数倍于实际需求的疫苗,很大程度上缘于政府发起的“曲速行动”。2020年5月,为加速新冠疫苗相关科研,特朗普政府提出预算超过100亿美元的“曲速行动”。对于参与该行动的企业而言,获得来自美政府的资助,也就意味着需要承诺未来将优先向美国供应生产的疫苗。

杜克大学全球健康创新中心追踪全球疫苗合同发现,今年1月,美国已经抢购约26亿剂疫苗,占全球总量的约1/4,是美国3.3亿人口需求量(按一人两剂计算)的近4倍。根据该研究机构本月15日的最新报告,预计到7月底,美国将获得来自5家生产商的3亿剂超购疫苗。该报告作者之一乌达雅库马尔说,“假设我们为每个成年人甚至12岁以上的儿童都保留一剂或两剂疫苗,除了短期需求,我们将会剩余几亿剂。”

在疫苗产业链中,美国本身就是最重要的生产基地之一。据总部位于伦敦的“有限空气”数据分析公司(Airfinity)统计,截至今年3月,美国已生产约1.64亿剂新冠疫苗,同时几乎没有出口。相比之下,印度出口约5500万剂,欧盟出口4600万剂。《环球时报》记者4月27日获悉,中国疫苗全球供应已突破1亿剂次。

国内一名免疫学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疫苗企业在全球拥有工厂或代工厂,这一定程度上挤占了所在国的疫苗生产能力和资源,“在技术人员、生产线、原料有限的当下,为美国多生产一剂疫苗,也就意味着少为本国生产一剂”。

来自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美分发新冠疫苗超过2.97亿剂(接种2.32亿剂次),这还没算上搁置在美国仓库中的数以千万剂阿斯利康疫苗。

用原料与专利对发展中国家“卡脖子”

有分析认为,依靠自身生产能力以及超买策略,美国的“疫苗民族主义”正让其他国家买单。问题是,美国的这种影响不止于此,因为它还是新冠疫苗原料与专利的主要提供者。

长期关注新冠疫苗的医务工作者庄时利和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目前深陷疫情泥沼的印度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疫苗生产供应商,但在试剂、器械、原料供应等方面,它严重依赖美国。尤其是mRNA技术,美国几乎拥有绝对的“卡脖子”能力。

辉瑞与莫德纳两款新冠疫苗是全球最早获批的一批疫苗,它们采用的mRNA技术需要一种由脂质体制成的脂质纳米颗粒材料。疫情暴发前,仅有少数工厂生产脂质体,且产量不高,这些工厂多位于美国的马萨诸塞、密苏里、科罗拉多和亚拉巴马州。

不仅是脂质体,盛放疫苗的玻璃瓶、塑料包装袋、针头等“不起眼的小东西”,也成为制约外国疫苗工厂扩张产能的因素,因为美国两任政府均动用《国防生产法案》限制出口。

美国“凯撒健康新闻”在查看联邦合约数据库等资料后称,华盛顿在大量与疫苗相关的合同中调用《国防生产法案》,其中就包括去年12月与辉瑞签署的额外供应1亿剂疫苗的协议。企业可以优先获取原料等,但要先处理美国的订单。

这让外国生产商叫苦不迭。本月16日,世界最大疫苗生产商印度血清研究所首席执行官普纳瓦拉,在社交媒体上向拜登喊话,代表美国以外的疫苗行业,“请求美国取消原料出口禁令”。而这并非他第一次表达不满。

相比原料问题,美国企业拥有的疫苗专利称得上发展中国家极难跨越的鸿沟。上月10日,美国等国阻止了南非、印度等提出的豁免有关新冠肺炎疫苗、药物等知识产权义务的提议。自去年10月起,世贸组织已经先后8次举行相关会议,却因欧美国家的反对始终未能达成一致。本月30日,世贸组织成员将继续开会讨论。

美媒:不少高级官员反对分享,坚称疫苗库存要足

独立媒体伦敦新闻调查局(TBIJ)今年2月曾公布一项令人震惊的调查:由于辉瑞公司的谈判技巧,其与一个国家达成疫苗协议的时间被拖延数月,而与另外两个国家——阿根廷和巴西则完全无法达成协议。“我们采访过的每个人都提到这家公司是最不适合合作、最牛气的公司。”调查称,拉丁美洲国家被要求拿出联邦银行储备金、使馆建筑或军事基地作为担保,以涵盖未来因“不太可能的不利影响”而产生的法律诉讼费用。

对于华盛顿来说,这种傲慢算不得什么。此前,白宫曾多次拒绝为墨西哥、加拿大和欧盟等伙伴、盟友提供在美国生产的疫苗。不久前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被问到拜登是否在考虑与邻国分享美国的疫苗储备时,很干脆地答道:“没有。”

眼下,在施打2亿多剂疫苗后,美国的接种速度已经放缓,多州供应超过需求,每天都有疫苗闲置。但美国抢购和超购疫苗现象依然非常严重。有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学者表示,这种与全球合作抗疫背道而驰的做法显示出的是冷漠与自私。

讽刺的是,善于挖掘“背后故事”的美国媒体却视而不见。由于拜登上台将满100天,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6日刊登一篇夸耀式报道文章,称拜登政府在这个时间段通过紧急、“战时状态”般的努力,让美国从应对疫情最差的国家之一一跃成为“全球接种疫苗的佼佼者”。

当前,美国承诺对外分享6000万剂疫苗还停留在口头上,而就是这个承诺,美国政府内部也吵翻了天。美国政治新闻网27日披露称,最新的分享疫苗决定很“突然”,导致拜登政府的高层官员“分裂”,很多人坚称必须保持足够的疫苗库存。此前一个多月,白宫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高级官员多次拒绝卫生部门、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负责人对外出口疫苗的要求,“他们要求总统继续观望,直到更多疫苗生产商获得授权,直到美国自己的疫苗接种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