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瓷大医院、藏灰色链条、有致癌风险 小红书干细胞种草贴问题重重
健康

碰瓷大医院、藏灰色链条、有致癌风险 小红书干细胞种草贴问题重重

2021年10月25日 12:54:56
来源:凤凰网健康

作者|金风 编辑|董蕊 策划|王振宇

未来,医疗的奇迹或许不是诞生在医学界,而是在互联网平台,比如小红书。

“意外瘫痪的史先生接受干细胞治疗,10天后就能下地走路,精力充沛、周身有力”、“二型糖尿病回输干细胞,血糖降下来了”、“幽门螺杆菌经过干细胞调理后复查阳转阴”;“卵巢早衰回输干细胞,今天验孕,来之不易”……

凤凰网健康发现,如上“重大医学突破”已经在小红书横空出世。在小红书平台检索“干细胞”,就会涌出类似“种草贴”。从疑难杂症到常见慢病,都有干细胞治疗体验的分享记录,体验的效果也都是惊人的好。

但事实真是这样吗?凤凰网健康带来独家解读。

图片来源:小红书截图

3到10万一次,大医院里做

小红书遍布干细胞治疗种草贴

“上海三甲医院做。我做的是一个3次的套餐,平均9万8一次。”

小红书平台,一篇名为“但愿AMH值再涨一点”的种草贴下,作者这样回复网友的咨询。

图片来源:小红书截图

作者是一位AMH值(抗缪勒管激素值,代表卵巢储备功能)过低,又想怀孕生子的女士。她在小红书上分享,自己进行了“间充质干细胞”治疗后,AMH值有了飞跃性地提高。

对于这样的结果,作者非常欣慰。她回复咨询的网友:“现在数值还行了,准备自己备孕,暂时不考虑试管手段了。”

现如今,中国每8对夫妻就有1对可能不孕不育。如果生育这件大事,能用3次干细胞治疗解决,那么“9.8万一次”的费用似乎也可以接受。凤凰网健康了解到,小红书种草贴中透露的干细胞治疗费用,平均在3万-10万一次,视疾病种类、细胞来源、细胞类型、细胞优劣度乃至治疗机构而定。

比如,上述小红书作者就晒出了一张就诊卡,显示自己是在非常让人放心的三甲医院“上海市东方医院”做的,因此费用不低。但是作者说了:干细胞治疗“能做的地方很多,正规的地方就少”,还是应该在正规的地方做。

图片来源:小红书截图

无独有偶,其他种草贴也都在有意无意透露,这样的干细胞治疗可以在知名三甲医院做。

另一位没有备注昵称的作者,在分享干细胞治疗糖尿病体验时,虽然欲言又止、三缄其口,但是亮出的照片上,赫然带着“解放军总医院实验室”几个大字,令走过路过的网友们了然于心。

图片来源:小红书截图

凤凰网健康留意到,在小红书干细胞种草贴里,一些知名大医院的名称不光出现在正文中、配图中,还可能出现在跟帖中。比如一些跟帖里,“北京301医院能做”、“重庆大坪医院(陆军军医大学大坪医院)能做”的字眼不时冒出、夺人眼球。

图片来源:小红书截图

即便不是知名三甲医院,有些种草贴还是要露出干细胞治疗的地点。比如一位分享干细胞抗衰体验的作者,就在帖子里突出标注了“云南干细胞库”这个地理位置。

图片来源:小红书截图

凤凰网健康通过查询了解到,云南干细胞库的全称应为“舜喜再生医学·云南省干细胞库”,是云南省科技厅批准成立的、唯一由云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批准设立并颁发《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机构。

中国尚未批准干细胞临床应用

非法操作存致癌风险

“这是干细胞治疗的时代。”这是某篇小红书种草贴的文字,看起来有理有据、非常唬人。但是首先,啥是干细胞治疗?

凤凰网健康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关于干细胞治疗,较为通俗的释义是:干细胞是人体具有增殖和分化能力的多潜能细胞,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从单一细胞分化为多种不同的细胞,就像树干生出树枝、绿叶和花朵。理论上说,把一些多能干细胞收集起来,进行增殖和诱导,就能分化出我们所需要的肝细胞、心肌细胞、肌肉细胞、神经细胞等,从而解决多种疾病难题。

当下确实是干细胞研究蓬勃发展的时代。凤凰网健康了解,我国已有近20款间充质干细胞新药申请临床批件,近100个干细胞临床研究项目以及近140家医院备案。国际赛道上,干细胞研发也在争先恐后地进行。

但是,截止到目前,中国尚未批准除造血干细胞治疗白血病、淋巴瘤以外的任何干细胞临床应用,最多只是在今年6月批准了与干细胞治疗类似的CAR-T细胞疗法,用于治疗大B细胞淋巴瘤成人患者。

事实上,干细胞的临床应用必将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在医学、科技高度发达的美国,干细胞疗法也同样处在被谨慎对待的阶段,仅被批准用于白血病、淋巴瘤等特定肿瘤的治疗,而无别的应用。

“除了某一两个特定肿瘤,科学界还没有弄清楚干细胞治疗的机制。没有一个国家敢把一个机制不清楚的东西批准临床使用。”

一位在中国顶尖医学院校从事干细胞研究的高层级研究人员告诉凤凰网健康,中国的干细胞治疗研究,使用的主要从脐带血中提取的间充质干细胞,在治疗时就会引入外源性的DNA,导致患者体内携带两种遗传物质。如此,后续会引发什么问题,谁也不知道。

“并且干细胞的特征就是具有‘多能性’,到达局部后,这些细胞会在局部组织的影响下发生变化。因为机制还不清楚,谁也不知道这些干细胞之后还会不会再变、变成什么样。”

还没有弄清楚、不确定其发展,是国家和学界对于干细胞疗法保持谨慎的原因。与此同时,干细胞治疗可能存在的风险,也让医学界保有相应的审慎与客观。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海峡两岸分会细胞治疗及抗衰老专业学术组副主任委员方瀚群就曾表示,按照临床经验,干细胞注入体内后会被人体免疫系统抵御,也可能被免疫系统吞噬70%-80%,且可能导致细胞因子风暴,出现如血管栓塞、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多脏器衰竭等致命风险。

如果干细胞实验室条件不达要求,会导致细胞衍生细菌、死亡,甚至变异,可能培养出致癌细胞。

大医院不会开展干细胞收费治疗

小红书种草贴暗藏灰色产业链

今年6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广监司发布《关于加强干细胞广告监管的工作提示》。文件再次强调,目前除已有成熟技术规范的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血液系统疾病外,其他干细胞治疗仍处于临床研究阶段,尚未进入临床应用阶段。

此外,在卫生健康部门备案的干细胞临床研究,仅有1项涉及糖尿病的临床研究。目前在卫生健康部门备案的干细胞临床研究中无干细胞在抗衰、抗癌、美容方面的研究。

图片来源:知否卫监

既然没有批准临床应用,且研究范围有限,那就不存在像挂号看病一样在大医院进行干细胞治疗,更不可能“包治百病”了。

“我相信没有一家正规医院敢说能用干细胞上临床去治疗什么。目前对于干细胞,只有一些科研项目,可能会有个别项目已经进入到临床1期、2期,但是也非常少。”上述高层级干细胞研究人员告诉凤凰网健康。

没有临床方式,会不会是小红书的作者们通过参与研究的方式进行了治疗?毕竟小红书一向卧虎藏龙,不乏神通广大人士,会不会就有人付了些费用、参与了临床研究呢?

一位在医学界引领学科发展的权威专家告诉凤凰网健康,首先,干细胞临床研究的受试者筛选非常严格,不是想参与就能参与的:“每个项目都要提交入组条件及治疗方案,经学术委员会、伦理委员会讨论后提交国家评审,国家干细胞治疗专家组还要进行修改、通过后才能进行临床研究。患者标准与治疗方案是根据每个项目单独制定的。”

其次,干细胞研究也不允许商业应用。凤凰网健康查阅到,2015年,国家卫计委、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办法》明确,从事干细胞临床研究的医疗机构必须具备三级甲等医院、药物临床试验机构资质和干细胞临床研究相关条件,医疗机构不得向受试者收取相关费用,不得发布或变相发布广告。

图片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那小红书种草贴里言之凿凿的三甲大医院又是怎么回事?

凤凰网健康分别咨询了“种草贴”里提及的上海市东方医院及陆军军医大学大坪医院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都是“没有这样的项目”。而在那篇“在解放军总医院实验室完成干细胞治疗”的“种草贴”下方,已经有网友提出质疑:“我去解放军总医院问了,根本没有这个项目。你到底是在哪儿做的?你晒的病房也不是解放军总医院的”……

一位曾经在解放军总医院工作过的医生告诉凤凰网健康,小红书作者晒出的“解放军总医院实验室”表述非常反常,因为在解放军总医院,所有的实验室名称都会精准到具体领域,比如“解放军总医院内分泌科实验室”、“解放军总医院输血医学实验室”等等,唯独没有一个叫“解放军总医院实验室”的。

不在大医院,真正的治疗地又在哪里?

凤凰网健康尝试跟贴了几篇种草笔记,很快,一位撰写种草贴的作者便发来了私信,表示可以介绍凤凰网健康去医院输注干细胞,并在一番对话后建了一个可以对接“治疗医生”的微信群。这位“医生”告诉凤凰网健康,提供检查结果让专家评判疾病程度,便有机会进行干细胞治疗。

由于种草贴下方,主动透露自己从事干细胞工作、为网友进行干细胞治疗相关信息解答的网友也有不少。凤凰网健康便同时私信了其中两位,均被引导至了微信沟通。两位网友都告诉凤凰网健康,可以在他们所在的干细胞库或者干细胞实验室治疗,由医生评定治疗方案,护士进行干细胞输注。

图片来源:微信聊天截图

干细胞种草贴不举报不删除

安全监管是小红书的大问题

在小红书搜索“干细胞”,页面会率先跳出“医疗美容有风险,请警惕虚假违法广告”的警告,说明小红书平台是知道“干细胞医美”违规属性的。但是,仅有一句干巴巴的提示,满屏的干细胞医美乃至治疗种草贴仍然源源不断,小红书平台的内容监管是否真的有所作为?

凤凰网健康以“国家没有批准干细胞的临床应用,尤其干细胞抗衰的临床研究”为理由,尝试举报了其中一篇种草贴,2个小时后该贴便被删除,说明小红书监管团队还是明白其中的安全风险的。

但是其他贴文依然存在,难道对于可能侵害用户生命健康的内容,不举报就不监管了?远有魏则西事件,近有张煜医生曝光的NK细胞治疗事件,难道也得出个类似问题,才能提醒其安全监管的重要性?

截止到本文发布前,凤凰网健康未能得到小红书的反馈。

只是法律可能不会给谁装聋作哑的机会。

在我国,对于干细胞实行的是双轨制监管模式,临床研究实行机构和项目双备案制。由国家卫健委统筹药监局监管,干细胞新药注册试验由国家药监局进行审批和监管。如果将干细胞看为药品,那就要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不满足条件的推广和广告行为都是违法的。

湖北山河律师事务所的胡坤律师告诉凤凰网健康,根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对于药品的违法推广或者广告行为,平台有义务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停止传输等技术措施和管理措施,并保存有关记录,向国家有关机关报告,平台怠于采取以上措施的,可以向工商行政部门或者网信办投诉。与此同时,受这些广告影响的个人,可以向发布人主张侵权责任,未经许可就被使用名称的单位,也可以以侵权为由,要求发布人立即停止侵权行为。

北京君显律师事务所的王海龙律师向凤凰网健康补充,《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公共场所的管理者或者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对其明知或者应知的利用其场所或者信息传输、发布平台发送、发布违法广告的,应当予以制止”。很明显,该规定并未明确将小红书等网络服务提供平台视为广告的发布者,从而要求其对于广告内容的审查义务,而是采取类似于侵权责任法“网络侵权专条”的做法,要求其承担注意义务,“明知或者应知”存在违法广告时应当进行制止。

“监管永远不会放松,只会更严。”这是去年8月,小红书被曝平台商家涉嫌售假,某位负责人面向媒体做出反馈。 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7月,小红书用户数已经超过3亿。事关3亿用户生命健康安全,希望这样的承诺不只是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