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防治中的医护|三次职业暴露的外科医生:我要在贫瘠的领域种出一朵花
健康

艾滋病防治中的医护|三次职业暴露的外科医生:我要在贫瘠的领域种出一朵花

2021年12月01日 11:29:34
来源:凤凰网健康

作者|董蕊 编辑|董蕊 策划|王振宇

12月1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艾滋病日”。将这一天定为艾滋病日,是因为1981年的此日,第一例艾滋病病例被诊断。

艾滋病防治与医护工作者,天然紧密相连。在第34个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凤凰网健康携手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联合策划推出“艾滋病防治中的医护”系列文章,挖掘动人心弦的真实故事,展示生命至上的温暖力量。

“怎么又暴露了。”

朱志强一边在心里想着,一边快步走下手术台,来到洗手池边,脱掉被缝针刺破的双层手套。

左手食指上,被刺破的伤口肉眼可见。朱志强来不及细看,就开始挤血、冲洗、消毒,全程流畅一气呵成。随后,朱志强又戴上了新手套,回到手术台继续刚才的缝合。

直到手术结束,朱志强按照医护人员艾滋病职业暴露处理流程,向上级完成上报,才来到位于门诊楼的感染内科绿色通道,领了艾滋病感染的紧急阻断药、一把捂进嘴里。

图片说明:朱志强与团队在手术

为艾手术14年,经历3次职业暴露

朱志强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从事泌尿外科专业临床工作及研究20年,致力于艾滋病合并外科疾病临床诊治及研究10年,其手术对象包含大量的传染病患者群体。

而给这类病人做手术,就意味着职业暴露风险,即可能被患者的血液感染。

“中国医务人员发生HIV职业暴露时,针刺伤或切割伤的比例较高。”凤凰网健康查阅到一篇名为《中国医务人员HIV职业暴露情况的Meta分析》的论文,显示发生HIV职业暴露的医务人员中,暴露途径为针刺伤或切割伤的占66%;暴露级别为Ⅱ~Ⅲ级的占60%。

外科医生由于操作特性,成为最容易暴露针刺或者割伤的群体之一。朱志强医生“为艾手术”14年,就经历了3次职业暴露。

“其中1次是‘艾滋病+梅毒’患者。除了要吃艾滋病阻断药,还要打阻断梅毒的屁股针(青霉素)。注射器推了好几次,才把药水打进去。整个疗程持续三周,特别疼!”

而朱志强已经“习以为常”的艾滋病阻断治疗其实也不好受,常见的副作用就包括头晕、嗜睡、幻觉等等。朱志强告诉凤凰网健康,一次阻断中他出现了持续的呕吐,“就像女同志孕吐,随时随地控制不住。我吐了一宿没合眼,后来感染内科的同事帮忙给换了一种药,才好些。”

“从来没有怕过职业暴露,因为我要在贫瘠的领域种出一朵花”

早年间,关于艾滋病职业暴露,网上流传最多的一个故事是“一位女护士把给艾滋病人扎过的针头扎到自己手上、感染了艾滋病。最后她跳楼了”。

每年艾滋病日,也都会有媒体采访有过职业暴露经历的医务人员,不断还原、强调暴露过程的惊心动魄与波澜起伏。

图片说明:图文无关

但是对于朱志强来说,艾滋病职业暴露真的“不叫事儿”,也难以真的叫他心生恐惧。

“因为我们是传染病专科医院,我从事的又是传染病外科相关工作,对这个病已经知己知彼了。我知道,即便是发生了暴露,只要及时阻断,也不会造成危害。而且我们医院的院感防控和紧急阻断机制非常通畅,第一时间就能用上阻断药。当然,对于职业暴露还是要重视,能避免要避免。”

按照《医务人员艾滋病病毒职业暴露防护工作指导原则》规定,医护人员因职业行为可能导致HIV感染时,应该在4小时内获得阻断药等预防性用药,最迟不超过24小时。这样大概率能够阻断艾滋病病毒感染。

除了高风险易职业暴露的人群,对于普通人来说,发生了一次高危行为,怀疑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在72小时内正确服用艾滋病阻断药,连续服28天,同样能够大概率成功阻断病毒感染。

据2018年数据,我国每年有700-1000名医生、警察等由于工作中不慎接触艾滋病患者或HIV感染者的血液等原因服用阻断药。没有一位因职业暴露而感染。

对于朱志强来说,不畏惧职业暴露,不仅因为有专业知识支撑,还因为心里“有团火在燃烧”——从当初选择这个职业方向开始,朱志强就想把艾滋病外科尤其是泌尿外科这个医学领域中的小众版块做起来,要在贫瘠的领域种出美丽的花。

“艾滋病患者由于免疫受损,发生肿瘤、感染等并发疾病的风险更大。加上艾滋病治疗日渐成熟,大部分患者的生存期已经可以保证,但是随着年龄增大难免出现一些退行性及损伤性疾病。这些都让艾滋患者的治疗需求包括外科治疗需求逐渐加大。但是目前,具备良好防护条件的艾滋病外科环境以及团队并不多,患者需要更多的专业救治。”

别人是能躲则躲,朱志强是自己往上凑,为了把工作做好,自然是什么也不怕了。除了强自身、做好所在科室的艾滋病合并外科疾病诊疗,朱志强还联合全国同道专家创建了全国艾滋病防疫学会下属外科学组,组织全国的艾滋病外科领域同道交流经验、共同发展。

“有的病人真的很好,他们把我当亲人”

但是事实上,朱志强的工作又不仅仅是外科范畴,帮患者申请救助基金、劝男同患者和家人互相理解等等,也都是他的“日常事务”。

“艾滋病患者通常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他们的内心和灵魂都是孤独的。如果他们信任我,我会很高兴,不觉得麻烦。”朱志强告诉凤凰网健康,艾滋病人的求助对他来说其实是一种精神褒奖。虽然令人难以理解,但是他真的很珍惜这种互动。

“并且有的病人真的很好,他们把我当亲人。”有的患者会在手术前专门提醒朱志强自己有传染病,请他小心点;有的则是遇到问题谁都不信,只信朱医生。

“最近,从外地来了一对母子。儿子查出艾滋病,母亲情绪崩溃了。男孩还很小,是个大学生。身边至亲的这种情绪肯定会影响他未来的疾病控制以及正常生活。我就花了两三天时间,分别和母子俩深谈了很久,终于让母亲的心情有所平复。离开北京的时候,男孩给我发了条信息,说‘今后我不仅多了位医生,还多了个哥哥。’”

……

从外人角度看,从事艾滋病诊疗工作的医护群体,真是风险重重且付出与现实回报难成正比。但是也许,唯有内心真正纯粹无瑕的白衣天使们,才能体味艾滋病救护中的生命厚重与灵魂芳香。

祝愿为艾滋病诊疗事业全心付出的中国医护们,也都能够有所收获、顺遂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