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人偷拍前员工家属,千亿白马股怎么了?
健康

雇人偷拍前员工家属,千亿白马股怎么了?

2022年刚开始,医疗设备龙头迈瑞就连续遭受当头棒。

新一年开市,白马股迈瑞医疗经历了一轮跳水,有消息称:迈瑞有一大批销售离职,2021年业绩会非常难看。

很快,迈瑞现身平抚市场情绪。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股份回购方案、员工持股计划等“利好公告”统统安排。

谁料,半路又杀出个程咬金。

1月14日,深圳医疗设备商科曼医疗发布官方公告,称:1月7日,有两人在科曼公司附近偷拍张女士,被公安人员当场抓获,这两人声称是“受迈瑞医疗委派”。目前,深圳市公安局光明分局已经对两人做出行政处罚决定。

张女士是谁?

在科曼发布公告的前一天,迈瑞医疗也发布过一则声明,称怀疑公司前员工刘先生已在科曼上班,违反了竞业协议。

怀疑自家前员工刘先生,却派人去偷拍刘先生的老婆张女士?市值超过4000亿的医疗设备龙头闹的到底是哪一出?

偷拍前职工家属,反被公安抓

人生如戏,有时比故事更离奇。

2022年1月4日,元旦假期刚过,在深圳市光明区科曼医疗大楼周围,有两个人鬼鬼祟祟,行为举止非常可疑。

这一幕被该区的民警发现,随后将二人带走审问。

二人向警方交代,他们受迈瑞医疗委托,对一名张姓女士进行“跟踪调查”,偷拍了不少照片,涉及张女士的住处、日常工作、生活。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二人太“敬业”了,以至于跟踪到科曼医疗大楼附近时,没留神身旁有人民警察,被逮了个正着。

目前,警方已对两人做出了行政处罚。但是,张女士被跟踪的原因,却引发了两家公司的口水战。

迈瑞表示——

张女士的丈夫刘先生原本是迈瑞员工,在研发系统麻醉呼吸产品的开发部工作。2020年11月,刘先生离职,并签署了竞业协议。离职后,刘先生自称在武汉某公司工作,并从迈瑞正常领取竞业限制补偿金。

事实上,刘先生跳槽去了科曼医疗。从迈瑞办公室出来,5公里外就是新东家的办公大楼。

警方把二人抓获后,1月13日,迈瑞发布声明,直指刘先生涉嫌违反竞业限制,另外,雇佣刘先生的科曼公司也难逃干系。

这下轮到科曼着急了,也讲了自己的故事——

一来此次被跟踪的刘先生并未在科曼入职,二来明明是科曼员工张女士被跟踪,怎么反倒成了“被告”?

科曼公司随后声明:我们的态度一贯是不惹事也不怕事,不畏惧任何所谓的大公司和所谓的调查。“敬请迈瑞医疗尊重人民群众的自由和隐私,尤其不要伤害到离职员工的家属。”

健识局就此事联系迈瑞和科曼,截至发稿,只得到了迈瑞医疗方面的回应:案件还在审理中,目前不方便透露细节。

巨头都有官司病

如果真相如迈瑞所说,刘先生真的领取了竞业限制补偿金,然后跳槽去了科曼,那迈瑞倒真的该着急了。

迈瑞、科曼、理邦仪器等深圳一系列医疗设备企业,都脱胎于80年代的安科。当年中国为了引进技术,由中科院出面和美国医疗器械企业Analogic合资,成立了安科公司。迈瑞的创始人李西亭,最早就是安科办公室主任。

随后,早年的安科中高层后来纷纷出走创业,才有了今天深圳医疗设备兴盛的局面。迈瑞是龙头,但彼此之间,大家谁都不服谁。

2007年,迈瑞就把科曼告上过法庭,事由和这次非常相似:

迈瑞医疗认为,2007年辞职的员工杨某在科曼工作了一个月,杨某非常可能将迈瑞监护产品的软件算法透露给了科曼,所以科曼可能侵犯了迈瑞的商业秘密。

不过法院没有支持迈瑞的诉讼请求。2007年,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判决:科曼公司并非涉案方。法院同时指出,科曼公司在2007年前便已有多款监护仪上市,不具备侵犯迈瑞商业技术秘密的可能性。

对大公司而言,输赢有时候不是最重要的,靠打官司起到震慑作用,才是主要诉求。

2011年4月,上市前夕,理邦仪器突然接到法院传票:迈瑞医疗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理邦仪器旗下多款监护仪、超声影像设备等涉嫌侵权。

据理邦仪器招股书,2008年、2009年、2010年,迈瑞医疗均位列其五大客户之列,双方合作紧密。理邦仪器可能从没想到,临近IPO,老客户会送来传票。

上市之前遭遇涉及知识产权的诉讼,严重情况下可能导致IPO暂停。想当初理邦仪器创始人张浩当年是安科的销售部副总,跟李西亭也算旧相识,走到如今实在是一言难尽、令人唏嘘。

迈瑞档期内的官司还不止如此。据迈瑞医疗2020年报,其曾涉及的诉讼对象众多,法国的Esaote Medical、深圳科曼、西门子工业软件均在其列。

在尚未结案的案件中,迈瑞作为原告的案件涉赔总金额约为8914万元;作为被告的案件涉赔金额约为123万元。

如果这些官司都能赢,法务部门或能成为巨头的又一大业务板块。

这出派人偷拍的狗血剧情里,官司还没正式开打,不过对于当下股价正在跳水的迈瑞医疗而言,不是什么好事。

#迈瑞医疗##偷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