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医药中止IPO,广药集团“五年超5家上市公司”首战不利
健康

广州医药中止IPO,广药集团“五年超5家上市公司”首战不利

广药集团最近遇到一些麻烦事。

6月23日晚,白云山发布公告称,经慎重决定,公司及广州医药决定暂时中止推进建议分拆,这意味着广州医药IPO计划暂时搁浅。白云山董秘办向媒体表示,根据市场后续环境会考虑重启IPO,但具体时间并不好预测。

广药集团旗下最大的业务板块是“大商业”,即广州医药所从事的医药流通业务。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广药集团首次上榜,排名第468位,成为全球首家以中医药为主业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实际上,创造了集团三分之二收入的广州医药在其中贡献了大部分。

到“十四五”末,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超过5家——这是广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楚源在2021年8月对外界透露的目标。为此,广药集团积极推动子公司广州医药上市。2021年7月2日,广药集团收到中国证监会的批复函,允许旗下医药商业板块广州医药到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

但一年过去,眼看证监会的批文已经到期,广州医药却中止了赴港上市的计划,不免令人唏嘘。广药集团能在2025年前完成宏愿吗?

业务遇到危机,同伴公司拆东墙补西墙

广州医药是广东省内最大的医药流通企业,成立于1951年。

早年间,国有医药企业工业和商业分得并不是很清楚,广药集团既从事药品分销和零售,又组织药品生产,俨然是一个全产业链的大国企。其中负责药品流通业务的广州医药自然就成了广药集团的核心企业。

2018年到2020年,广州医药总收入分别为367亿元、426亿元及435亿元,占广药集团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6%、65%和70%。但因为其商业流通属性,广州医药净利润非常低,这三年分别只有2.72亿元、3.95亿元和4.24亿元。

技术含量不高、仅靠不断扩大经营规模,才能保证企业能正常的盈利,一直是医药流通企业的痛点。但这并不能阻碍广州医药独立登陆资本市场的雄心壮志。

实际上,国内四大医药流通企业国药控股、上海医药、华润医药以及九州通,它们的利润表现也都一般。健识局梳理这中国医药流通行业四巨头的财务数据发现:其中三家2020年药品分销业务毛利率都不算高,如果扣除其他成本,净利率水平可能和广州医药差不多。

医药流通企业的经营方式大致有“快批”和“纯销”两种,分别对应常规理解的批发和直营业务。广州医药和几大流通企业一样,从制药商以及医药供应商拿货,向分销商或医院和零售药房配送,既有快批,也有部分纯销。

传统的销售方式受到国家“两票制”和集采政策的影响比较大,药品本身价格空间就急剧萎缩,流通企业还不得不加紧步伐建立自有的分销渠道,以图保住微薄的利润,操作空间其实并不大,也产生不了太多业务上的创新。

另一个方面,大型医药流通企业非常“吃”现金流,毕竟各级医院、医保部门的回款不会特别及时,流通企业必须给合作方垫款,会导致大量现金流被占用

2018年至2020年,广州医药的银行贷款从65亿元升至77亿元。但还好,广州医药背靠广药“王老吉”这棵大树。招股说明书显示,广药集团旗下另一家子公司王老吉大健康曾出手相助,帮广州医药偿还了10亿元的银行贷款,其部分物业的租赁费440万元也被抵消。

可以说,广药集团是不遗余力地要实现“十四五期间成立超过5家上市公司”的目标,不惜拆东墙补西墙

2020年,广州医药经营活动现金流降到3.74亿元,收入增长,回笼的款项却比前两年显著减少,显示出流转能力不佳。

“医药物流企业运营的每个环节都需要钱,如果资金周转或现金储备出现问题,将会面临灭顶之灾。”分析人士指出,现如今,医药流通企业并不是好的投资标的。

红利期已过,传统医药商业难获认可

登陆资本市场,融资实现广州医药的业务扩大,是广药集团继续稳坐世界500强的关键一步。

但当今的资本市场格局,同一年前已是天差地别,跟不能和医药商业的黄金年代相提并论。医药流通行业业务的局限性限制了市场的想象空间。

2017年,国家商务部提出,今后中国医药流通市场要形成国药控股、华润医药、上海医药和九州通四家全国性流通企业,以及广州医药、南京医药、华东医药、浙江英特、瑞康医药、柳州医药、鹭燕医药、重庆医药等为代表的若干家省级龙头企业的市场格局。

广州医药等“地方豪强”其实一直在蚕食省外市场,如南京医药将触角伸到东三省,总部在福建的鹭燕医药则在江西、四川有分公司。广州医药同样如此,除了主要覆盖粤港澳大湾区之外,业务范围还包括广西、海南等省份。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2019年广州医药占华南地区医药分销市场约12.4%,算得上是医药流通领域的“华南王”

但健识局梳理发现,排得上号的省级流通巨头基本都在2016年之前完成了上市工作。2016年之后,医药行业风起云涌,创新药行业逐渐受到资本关注,业务模式偏传统的医药商业在资本市场上几乎就没有太好的表现。

广州医药已错失了第一波资本红利,即使横向并购、单纯堆高业务范围,也很难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了。但广药集团显然还是想来一把“豪赌”。

广州医药上市选择了国泰君安作为独家保荐人。据业内人士了解,广州医药在寻找基石投资者时并不顺利,很多投资机构并不认可医药物流企业的价值,从而不敢下手,国泰君安更像是孤军奋战

医药流通并非没有创新的空间,如今不少商业企业已从分销向医药合同销售(CSO)、新药研发、零售销售等业务方向转型,以提高净利润。广州医药则依然延续传统的业务模式。

在市场已经很不看好的情况下,公司本身祸不单行。今年4月,广东省卫健委印发了一份内部文件,称“广药集团旗下两个厂家相关药品存在使用虚高价格和利用不正当商业手段促销等情况”。随后,山西、山东、安徽、贵州等多个省份药品招采平台相继暂停广药集团多个产品的挂网。

广州医药并未在上述省份开展业务,但从多个省份的表述来看,此次撤网行为是由更高层级部门要求的。

此事件的余波尚未平息,广州医药的IPO又出现了计划外的问题。缺了这场资本盛宴,排名第468位的广药集团还能否保住世界500强的坐席?

撰稿|小米

编辑|江芸 贾亭

运营|廿十三

图源|视觉中国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