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慢病管理第一股”一个月蒸发逾46亿元,智云健康靠啥续命?
健康

风暴眼|“慢病管理第一股”一个月蒸发逾46亿元,智云健康靠啥续命?

凤凰网《风暴眼》栏目出品

作者|王默 编辑|沙琼 策划|凤凰网健康

21.45元港币。

这是8月5日港股收盘时智云健康的股价。

被视为“慢病管理第一股”的智云健康于7月6日登录港交所,当时的认购价为30.5元港币/股。上市当天,智云健康迎来其市值顶峰30.7元港币/股,但随后毫无意外地收获了破发,此后便是一路下跌。在今年,未盈利医疗健康企业上市破发几乎成为“常态”,但智云健康还是在“常态”中呈现出鲜明的“个性”:

只有7年发展历程,但11轮融资总额超35亿元;去年营收仅有17.57亿元,但总负债却高达96.63亿元(以下非标注均为人民币);近三年来营收稳步增长,亏损却蹿升,呈现同频共振。

基于这些让人心惊肉跳的数据,智云健康的上市破发或许只是一个开头。截止8月5日收盘,距离其最高市值已跌去近1/3,蒸发近54.3亿元港币(约46.7亿元人民币)。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智云健康禁售股逐步解禁,其上演暴跌只是时间问题。

未盈利企业上市卖的是前景。但舆论普遍认为,智云健康仍然只是披着互联网医疗概念外衣的“药贩子”,其核心商业模式的市场能量至今未得到充分展现。

开启数字化慢病管理 融资后扭亏仍可望不可期

抱着解决医院、药店、患者慢病管理痛点的初心,一直在融资、一直在亏损,营收越多、亏损越大,可以概括智云健康7年发展历程。

凤凰网健康查询公开资料发现,2014年,曾连续两年拿下强生大中华区销售经理年度冠军的匡明,辞职创办杭州康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瞄准慢病管理中最能吸引眼球和资本的糖尿病,推出首款产品“掌上糖医”APP,加入当时“百糖大战”。

匡明的初心很简单,借鉴西方健康管理模式,连通患者、保险——商业保险公司从保费里拨出一部分,用于慢病患者日常监测、教育等,以减少保险公司医疗费用支出,所谓“健康管理模式”从保险公司“省下的钱”抽成。

但中国人的保险意识当时还远远不够,商业医疗保险亦不发达,而国家医保体系却快速崛起。“掌上糖医”赚不到商业保险这份钱,就等于盈利模式被架空,并由此开始向“医+药”整合模式转型(面向医院、药店、患者的互联网医疗服务与医药产品销售)。

2016年,公司获得医药经营许可证。同年,推出面向医院的SaaS系统(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智云医汇,开启对医院市场的初步拓展,旨在将医院慢病管理数字化,以提高医院的运营效率和治疗效果。

2017年,“掌上糖医”转型为“智云健康”,开始拓展健康管理的广度和深度。2018年,智云健康拿下数字医院牌照。2019年,开发出面向药店的SaaS智云问诊。期间,国内创新药赛道高潮迭起。智云健康在自有SaaS基础上,开始向创新制药企业提供数字营销服务(相当于以医院为受众的广告)。与此同时,为了摆脱“卖药”名声,智云健康推出了连接医院科室、院外医生与患者的智云健康APP、智云医生APP,分别为院内、院外患者提供慢病管理体验。

自此,智云健康形成了医院SaaS系统(智云医汇)、药店SaaS系统(智云问诊)以及互联网医院平台(智云医生APP、智云健康APP)组成的诊疗闭环。医院SaaS系统同时向医院提供线上服务和医药产品销售,并带动为制药企业提供的数字营销服务;患者通过智云健康APP、智云医生APP,分别与医院、医生进行线上交流互动,完成复诊、拿药等;药店SaaS系统通过智云医生APP,为患者迅速、合规开具处方药并销售药品。

基于上述业务组合,智云健康自谓成为“一站式慢病管理与智慧医疗平台”。因其高度贴合“互联网医疗”概念,亦赢得一众资本追捧,包括IDG、经纬中国、平安创投、松禾资本等,堪称万众瞩目的创业明星。

然而,其经营业绩却令人大跌眼镜。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智云健康三大业务体系,SaaS已分别部署在2300多家医院和超17.2万家药店,平台拥有超过8.7万名注册医生及约238万注册用户。2018-2021年,营收从2.5亿元上升至17.57亿元,但如本文开头所述,亏损额却是一路攀高,近三年累计净亏损76.14亿元。

从创立到上市前的7年间,智云健康一直靠融资输血维持运转。截至去年底,公司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理财产品合计11.2亿。按其2021年烧钱速度,最多再撑一年多,显而易见,它到了非上市融资不可的窘迫地步。

但对尚未盈利初创型公司而言,上市就是股权融资的尽头。

尽管拿到了4.82亿港元的上市融资,智云健康却不敢乐观,向市场谨慎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公司成本将大幅增加,亏损或仍将持续下去。

三大互联网医疗服务体系竟是其巨亏的罪魁祸首

慢病管理+互联网医疗,是智云健康商业模式的两大卖点。前者需要广阔的市场为依托,后者需要基于市场特征的有效业务创新。

作为慢病管理赛道上的“第一股”,智云健康在招股书中用弗若斯沙利文的研究数据为其野心背书——中国慢性病卫生支出将由2020年的4.1万亿增长至2030年的12.5万亿。这个市场前景可谓非常广阔。

对于“互联网医疗”业务创新,智云健康搭建了包括院内解决方案、药店解决方案、个人慢病解决方案在内的三大数字化慢病管理业务体系,旨在将医院、药店、制药公司、医生及患者进行深度链接。匡明表示,上市是智云健康新征程的起点,将继续投入研发,坚持创新,做一家真正因“创新而伟大”的数字化慢病管理企业。

问题是,可观的慢病管理市场规模,是否等于智云健康等平台的“慢病管理+互联网医疗”商业模式拥有巨大发展空间。如果是,那么可以肯定,诸如平安好医生、阿里健康、京东健康等巨头必然早已涌入,竞争惨烈可知。

再看其“慢病管理+互联网医疗”三大业务体系。

院内解决方案是其主营业务。抛开其面向医院的“卖药”业务,作为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医院SaaS,采用订阅费模式,年费25万元为基础套餐。该巨额费用让大多数医院望而生畏,尤其是三四线城市的医院。而一二线城市的各家医院都在做自己的信息化和互联网医院,更不愿意花钱给中间服务商。

2018-2021年,安装了智云健康医院SaaS的医院数量从377家增加到2369家。但SaaS付费医院数量微乎其微,且在2021年不增反降,三年分别仅有104、184、118家(其余为免费试用版用户);2019年付费率为28%,2020年减少到了10.8%,2021年仅为4.9%;三年营收贡献仅占2.3%,2.7%和0.9%。

▲图片来自智云健康招股书

药店解决方案是其院外业务的主要延伸。抛开其面向药店的药店用品(含药品)批发业务外,作为互联网医疗服务的药店SaaS,订阅年费介乎约人民币 1000 元至17000 元/店,视所选服务而定。截至 2021 年 12 月 31 日,已有超过17.2万家药店安装了该产品。但付费用户不到一半(约8.4万家,其余为免费试用版用户)。近两年营收贡献占比分别仅为1.8%和2.8%。

个人慢病解决方案与目前大多数线上诊疗服务没有太大区别。抛开其面向慢病患者的“卖药”业务,作为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对接患者与平台注册医生的高端会员服务,年费人民币68元和599元,视会员级别而定。截止2021年12月31日,公司拥有超过8.7万名注册医生及2380万注册用户。但据招股书,2020、2021年高端会员收费仅约0.27亿元、0.14亿元(绝大多数为免费普通用户),营收贡献占比分别仅为1.7%和1.3%。

综上所述,只要抛开“卖药”,智云健康的三大互联网医疗服务体系,不但难以成为公司价值护城河,甚至还是巨亏的罪魁祸首。为强化“数字化慢病管理解决方案提供商”的价值符号,智云健康近三年研发开支占到了销售和营销开支的16%、21%和29%,大笔钱投入线上平台建设与拓展。

有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人士向凤凰网健康表示,从产出价值角度看,智云健康的三大互联网医疗服务体系,特别是医院SaaS和药店 SaaS,更像是其各种批零“卖药”业务的获客渠道,大量的免费试用,其实增强了用户粘性。

若终究回归“卖药”本质,智云健康的前景将有几何?

靠“卖药”续命 智云健康或难“拨云见日”

从智云健康招股书公开的财务数据分析,“卖药”确实是其营收主力。

因循其“慢病管理+互联网医疗”三大业务体系,智云健康的“卖药”业务也包括三大部分:

基于医院SaaS,一是向签约合作医院销售医疗器械、耗材和药品;二是通过为制药公司提供面向医院的数字营销服务,从制药公司客户的销售收入中提取一定比例(本质仍然是卖药)。

基于药店SaaS,向签约合作药店销售(批发)医疗器械、耗材、 药品和其他类别商品。

基于面向患者的APP,通过在线零售电子商务平台“健康商城”,向患者销售慢病产品,包括从合作药店产品销售中的分成收入,以及自营药店的销售收入。

▲图片来自智云健康招股书(红框内为“卖药”收入)

据其招股书公布数据,智云健康近三年“卖药”收入的营收占比分别高达96.8%、91.2% 、91.6%。其中,医院端增长较快,药店端呈现大幅萎缩,患者端不温不火。这表明,智云健康相当于连接医院与药企的经销商角色。

“卖药”虽然是营收的绝对主力,却也是其连年亏损的主要原因。

首先,受到药品、耗材和医疗器械等医保集采价格限制,智云健康近年来“卖药”的毛利率仅10%左右,且有进一步下行风险。尽管集采政策可能降低市场交易成本,增加采购量,但也可能降低这些产品的销售价格,加剧市场竞争。智云健康也在招股书中承认,这可能对公司的业务、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而与此同时,其销售成本却日益高企。其近三年销售及营销人员成本分别为0.75亿元、2.76亿元、6.12亿元,未来可能进一步扩大。

其次,智云健康“卖药”业务在药店端的大幅萎缩、在患者端的萎靡不振表明,其院外处方药品销售,必然面临行业合规性审查带来的冲击。随之必然带来维护合规性的相关成本的居高不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其中隐含的更大风险是,智云健康“卖药”业务是通过整合资源以及提供销售服务来达到盈利目的,本身并没有过多实质性产品,这也就意味着它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外部产品以及供应链。一旦供应链断裂,后果不堪设想。

总之,在医院SaaS、药店 SaaS和患者会员收费业务,仍然不能担当营收主力的情况下,业已上市的智云健康只能在“卖药”业务上不断加码,变身远离互联网医疗概念、缺乏盈利想象空间的“药贩子”。

但线上线下“卖药”市场早已经是一片红海,智云健康还能游多远呢?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