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难集采”,医保局:会降很多
健康

“史上最难集采”,医保局:会降很多

种植牙价格整顿的最后一步终于到了。

9月22日晚,四川省医保局发布《口腔种植体系统省级联盟带量采购公告》称,将牵头成立省际联盟集中带量采购办公室,主导种植体系统集采,具体工作由四川省药械招采服务中心执行。

也就是说,继高值耗材和中成药之后,种植牙也有了自己专属的“联采办”。今后,上海、天津、湖北、四川4地将成为集采的四大牵头区域。

自从去年11月开始面向企业收集信息,四川经历过两轮口腔种植体的信息申报,最终在国家医保局明确种植手术费用不高于4500元的基础上,种植牙集采才姗姗来迟。如果不是国家医保局明确采取“技耗分离”的办法,可能种植牙集采落地还是遥遥无期

国家医保局称:种植体系统集采后,“价格会有不同程度下降”。究竟能降多少?很快见分晓。

产品报价不高于前一年最低价

种牙虽然医保不报销,但国家队种植体系统的压价思路和药品集采是一样的

健识局了解到,这次集采的种植牙部件包括种植体、修复基台,以及愈合基台、转移杆等配件,按材质,分为四级纯钛种植体产品系统和钛合金种植体产品系统两种。

按照采购文件,排在医疗机构采购需求量前90%,且能满足供应的企业将归为A竞价单元,其余自动划进B单元。四级纯钛种植体要保证A单元达到8家以上,如果不够就从B单元补上去。

这样的分组政策,可能意味着种植牙的集采竞争不会太激烈。这与9月初种植牙医疗服务费4500元的定价思路如出一辙:整体控费会比较温和。但是具体降价多少,看点仍然很大。

四川并未公布产品的最高有效申报价,只是规定企业报价不能超过“三级公立医院和大型民营连锁医医院”2021年时的采购最低价。而且按照规定,每个产品系统不区分规格。因此,种植体产品先前的销售底价实际上成为重要的参考

9月初,国家医保局在调研中发现,公立医疗机构采购的种植体一般品牌在2000元-3500元、高端品牌在4000元-6000元左右。对于集采后的种植体系统降幅,国家医保局表示虽然“尚未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会降低很多”

四川尚未透露种植体的具体入围企业数量和采购量分配比例,但在集采文件中注明,同一竞价单元内,企业的产品系统报价只要满足“价差控制在合理范围”内,就能获得拟中选资格。“价差”要控制在多少之内,目前也不明确。

国产品牌为主,民营机构自愿参与

集采之后,大家能在哪里种到便宜的牙?

按照四川省集采文件要求,所有公立医院以及医保定点的民营医院都应参与,其他医疗结构则是“鼓励主动参与”。

市场普遍认为,公立医院的整体大降价后,必然也会影响到民营市场,到时候民营牙科诊所就算名义上有“自主调价”的权利,实际也不可能维持高价。而且,按照国家医保局的规定,如果公立医院的医生在民营牙科诊所多点执业的,其所属的公立医院“有责任督促其规范参与集采”。

民营牙科机构其实已经感受到了:不可能躲过集采。9月初,通策医疗董事长吕建明在一场交流会上表示:种植牙价格整顿后,国家医保局“基本控制了公立医院的最高价格”,民营机构“也会参照公立医院价格进行调整”。

民营口腔机构占据全国六成以上的市场,国家医保局能让这些机构接受降价,也是下了不少功夫。

吕建明在前述交流会上直言:这一年多来的种植牙价格整顿带来的最大利好就是“提高市场渗透率”:“在中国这个14亿人口大国,走量比提价更容易形成更大规模的业务”。

有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国内每百万人中的种植牙数量尚不到30颗。但在韩国等国家,这一数字已经达到了600颗左右。中国的种植牙市场潜力很大。

这一点,耗材厂商心知肚明。9月初,四川药械招采服务中心公示了参与“口腔种植体系统产品基础信息维护”的企业及产品名单,总计46家企业的409款产品入围,国产品牌占多数,但士卓曼、奥齿泰、登腾等在市场上占主流地位的外国品牌同样在列。

集采文件显示,本次种植体系统的采购周期为3年,这一次只放了1年的量。按照规定,首年采购结束后,续签采购协议量“原则上不低于上一年度的协议采购量”。除此之外,中选排名靠前的企业在“确定协议采购量上予以倾斜”。

“放量”面前,有多少企业舍得拒绝?

撰稿 | 苏林

编辑|江芸 贾亭

运营 | 任佳慧

插图 | 视觉中国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